盈盈彩

 
 

 

 
 


测量人


来源:都安项目  2020-05-15

 

肤色黝黑,是我们的特色。 

尘土漫天,太阳、风沙总是不知疲倦的跟着我们测量人的脚步,历经严寒、风沙、烈日下的我们,能保全“清白”的恐怕只有脚底板了!

 

 

负重越野,脚底踩着风火轮。

没有从事测量工作的人可能不知道测量人走路有多快,我们走路你小跑都跟不上。当哪里有项目开工时,施工便道还不能通行时,施工队伍也都还没有进场时,我们测量人就已经在进行复测导线,测原地面等一系列工作,为了拿到原始数据,尽管任务重,又没有交通工具,测量人仍然每天面不改色的拿着30多斤的仪器穿山越岭,走快点才能量多点,我们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的功夫就是这样用脚底板一点一点磨出来的,如果公司举办马拉松比赛,第一名的奖杯肯定是我们测量人的囊中物。

测量人的脚是大地的尺子。

测量外业人员最辛苦,每天行程数公里,爬山,涉水,走泥地,这些是我们每天都要经历的过程,如果再遇到下雨,就可以说我们是名符其实的“拖泥带水”了。听着伙伴吆喝道“左边5公分,仪器方向3公分,打点”,每次我们都会把点位找的精准无比,用我们的脚把大地的尺寸量出来。

不怕脏,不怕累。

我们的衣服看上去永远是那么的脏烂,不是我们不爱干净,测量人的衣服都是那么的“多姿多彩”,我们的衣服都是最宝贵的战袍,因为我们每天都会走山路,走泥路。它为我们沾泥、挡刺、吸汗。如果衣服有嘴巴会说话,每次穿起来一定会抗议:出门在外,我保护了你们,你们也得保护我呀。

最美的身体勋章。

我们野外测量回来时都是满身伤痕,太阳晒的、蚊子咬的、野草划的、脚滑摔的、甚至还有被狗咬的。测量人的身上都有伤痕,伤痕已经是我们测量人不可缺少的朋友。我们才是最容易受伤的男人,而且也从来不拒绝受伤。伤痕是我们最美的劳动勋章。

铁人与老人。

炎炎烈日下扛着接近一半体重的仪器走几公里,我们的体力充沛程度让人目瞪口呆,每天外业下来还能精神抖擞,早已不是刚毕业的小伙子,而是都成长为结结实实跑不死的铁人。有种说法是关于生物学家的,都说他们右眼小,左眼大,因为总是眯起右眼看显微镜。我们也一样,总是眯起一只眼睛去看仪器,眼睛眯久了,我们也变成“生物学家”啦,眼角的条条皱纹,让我们看起来个个都像满腹经纶的老者,其实我们还是千里眼呢,通过仪器,我们可以看到千米以外。

……

这就是我们测量人,不畏艰难和困苦,精准数据把路修。

 

文/图 吴赫

 
 
安全邮箱 | 关于我们 | 意见修改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管理员登陆
中交第四公路工程局(西藏)有限公司   盈盈彩    京ICP备12000189号-1